你的位置: 首页» 工作动态

马克思主义学院全体师生党员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

发布时间: 2017-09-02 09:55:00 浏览

  文/刘书锋   图/曾秋红

  

  为加深对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精神的理解和领会,更好地进行思想和理论武装,9月1日下午,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专门邀请概论与纲要党支部书记、教研室副主任王旭琰博士作学习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辅导报告。参加学习的有学院全体师生党员,报告由学院党总支书记蔡利民主持。

 

 

  王旭琰从四个方面对习近平总书记“7.26”讲话作了全面系统的解读:   

  第一,总书记“7.26”讲话的重大意义。2017年7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上发表了重要讲话,即“7.26”讲话,讲话为党的“十九大” 召开奠定了政治、思想和理论基础。即将召开的党的十九大,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能否提出具有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行动纲领,事关党和国家事业继往开来,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前途命运,事关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

 

 

  第二,总书记“7.26”讲话是基于当前世情国情党情的科学论断。从历史性变革中把握大势,谋划和推进党和国家各项工作,必须深入分析和准确判断当前世情国情党情。从历史维度看,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2008年以来世界进入“后危机时代”,但危机中孕育着机遇。在这个时代拐点,中国与美、日、欧各国比较,从经济领域到政治和社会领域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新的变化,我国在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同时也面临更多严峻挑战,全党必须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牢固树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确保党和国家事业始终沿着正确方向胜利前进。

 

 

  第三,中国的发声为世界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具有世界意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成就,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意味着社会主义在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并不断开辟发展新境界;从斯大林模式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提供了中国方案。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中说“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中国以“G20峰会”和“一带一路”战略推进本国和世界各国共同发展。

  第四,形势发展变化给我们带来的风险要求我们继往开来,戒骄戒躁,保持战略定力。我们强调重视形势分析,对形势作出科学判断,是为制定方针、描绘蓝图提供依据,也是为了使全党同志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知危图安。分析国际国内形势,既要看到成绩和机遇,更要看到短板和不足、困难和挑战,看到形势发展变化给我们带来的风险,从最坏处着眼,做最充分的准备,朝好的方向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总书记在7.26讲话中指出“我们决不能因此而沾沾自喜、盲目乐观。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全党要坚持问题导向,保持战略定力”。一方面,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管党治党不仅关系党的前途命运,而且关系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要不断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矛盾和深层次问题,确保党更好经受住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更好战胜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在历史性“赶考”中交出优异答卷。另一方面,党的执政基础在“民”。要牢牢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牢牢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提出新的思路、新的战略、新的举措,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党工作的目标。

 

 

  最后,王旭琰特别指出理论自信、理论总结、理论创新的重要性,总书记在“7.26”讲话中强调“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理论的作用,增强理论自信和战略定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我们要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仍然需要保持和发扬马克思主义政党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王旭琰老师的辅导报告主题明确,内容丰富,资料详实,图文并茂,有助于大家更深刻、更全面地理解和领会讲话习近平总书记7.26的精神实质,有助于更加坚定四个自信,以更加饱满的精神状态和更加奋发有为的行动迎接党的十九大的胜利召开。

   

   

  王旭琰,女,华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党支部书记。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期间曾在美国犹他大学经济系访学两年,博士后出站于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2014年入职华北电力大学。研究方向为当代资本主义和中国宏观发展战略,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和中国大国崛起为问题导向,曾发表《新自由主义全球资本积累结构与美国金融危机》、《从垄断资本到垄断金融资本的发展》、《金融危机与中国道路》、《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后发赶超》、《中国创新发展的过程及战略构成》等相关文章,主持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生产资本与金融资本分流背景下的中国大国战略与美国霸权之差异研究》,曾获北京市教工委组织的北京高校师生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学术论文征文比赛二等奖。